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
2020-06-16 20:2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建制派议员投票前大批提前离场,据说是出现了沟通和计算错误,一些人事后也表示了抱歉。但现实情况是,技术性错误出现不出现,最终结果都一样。林郑月娥早有承诺“会坚持到最后一刻”,也早有预言“今次能够通过这个政改方案的机会是很渺茫”。

既然各方都目标坚定、意志坚强、手段坚硬,那么最后的投票也就没什么意义了。因为无论通过与否,都与各派立场的改变无关,与政治生态的好转无关,与香港社会问题的根本解决无关。

众所周知,在英美的全球统治中,一直有一种行之有效的意识形态策略:只有亲西方的人民才算是人民,只有这部分人民的权利诉求才算是民主;而那些反西方的人民,无论占有多大比例,也无论多么有理,也不能算民主主义者,温和一些的叫做民族主义者,他们的表达也不能算民意,那些最激进的就叫恐怖主义者。正是这个双重标准,导致了几乎所有非西方国家中或明或暗、或重或轻的社会分裂。

其实,政改方案不过就是一个选举程序,设计得再好,也不是定海神针。香港的问题不在表而在里,不在毛而在皮。地位下滑、社会分裂、人心混乱、精神沉沦,即使政改方案勉强得以确立,也不能够一举解决香港的问题。

有一些会,开幕即闭幕,因为各方会前就把交易做完了,底牌亮完了,不必再等正式开会了。

正如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”这个中国成语所揭示的道理,魏文侯告诫那位反裘而负刍的路人“若不知其里尽,而毛无所恃耶?”,裘皮如果都磨掉了,哪里还有裘毛?

投票表决之前,中央政府方面的底牌早早就亮了出来:全国人大常委会8.31决议不会改变,政改方案内容不会改变,推进香港民主进程的决心不会改变。在这种情况下,泛民反对派仍然不顾一切地要抵制,民主党主席刘慧卿代表整个阵营表示,无论如何,民主党也不会接受“袋住先”。结果,所有的努力斡旋都没有用,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一周前就已公开了她的努力结果:“没有办法让任何一位回心转意,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。”

这就是香港的“皮”的问题:好坏标准错乱,是非标准颠倒,西方的虚假意识形态腐蚀了香港社会的人心。

不用说,若社会分裂和分而治之就是全球统治者的既定目标,那么这些分类标签也正是统治策略的一部分。香港作为英美势力在亚洲的一个重要战略棋子,若没有被这种策略所影响反倒太不正常了。

此次香港立法会对政改方案的投票正是这样。37人出席,8人赞成,28人反对,结果是否决,18日中午12点半的正式投票,其中细节到底如何,都已不重要。重大的政治问题,从来不是技术因素所决定的。

发帖人也许没想到,他无意中在当前的香港乱局中起到了一个揭穿真相的作用,就像“皇帝的新装”寓言中那个小女孩,这位michael tanner也一语道穿了一个长期以来蒙蔽香港社会很多人的一个真相:西方意识形态标准下的“好人民”,往往不是真的好人民,有些甚至是些人格破产的自私的败类。

6月16日,“香港政改决战日”前夕,一位名叫michael tanner的英国网民的帖子引发社交媒体上的热议,并获得大量点赞。在一张几个香港人站立街头高扬米字旗的照片之上,michael tanner写道:

香港的人心能否恢复正常,要比香港政改方案是否通过更为重要。前有英国一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,现有西方的各种干涉,人心被严重腐蚀,不是一两项政治制度改变就可以解决的。(观察者网文章,作者:关哲)

这些自认为是民主英雄的人,其实不过是些“误入歧途、无知、愚昧、自私的人…”,一个普通的英国网民凭着最简单的常识揭穿了这个真相。将亲西方等同于真民主,是西方意识形态软战的一个工具,谁都知道这是骗术,而香港一些人却把如此明显的忽悠奉若真理,为此不惜牺牲人格、牺牲自尊、牺牲做人的起码标准。

“香港的‘我不是中国人’综合症——作为一个英国人请允许我这样说——你好香港人,请不要滥用我们的国旗标志,你们不是我们的一份子,我们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,也不想有。如果你们可以背叛自己的国家中国,有一天你们肯定也会背叛英国。请走开,谢谢。”

就连一直在背后操纵香港政改角力的美英势力,其实也已亮明了底牌:无论通过不通过,香港都要继续乱下去;不通过,按现行的方式闹,通过,在新的规则下闹,誓将香港的“颜色革命”进行到底。

“这些不合群的人别想从多数人那里获得同情,大家只会蔑视他们缺乏自尊的行为……这些误入歧途、无知、愚昧、自私的人……”

真正的好人首先要符合人格上的标准,而不是政治上的标准,这本是极普通的常识,“天生德予与”,凭着基本的天性也能做到。怎么越是受高等教育的人越不明白了呢?怎么越是受英文教育的人越是非颠倒呢?显然这是被人洗脑了,而且洗得很彻底。

环顾世界,到处都是同样的情景。乌克兰西部的人民是民主社会的“好人民”,东部人民则是“亲俄武装分子”;伊拉克欢迎美军入城的人民是被解放的“好人民”,抵抗入侵保家卫国的人民是“激进伊斯兰势力”和“恐怖分子”。

于是人们看到,激进泛民议员在立法会里胡闹时大义凛然,激进港独分子在街头搞事时慷慨激昂。所有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他们总是会想象身后有一双慈爱的眼睛在看着他们这些“好人民”,并不断地投来赞许、鼓励、欣赏的目光…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glfmd.cn安徽省马鞍山市律耗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- www.zglfmd.cn版权所有